竹杖

独居的乌龟

我有一只乌龟,它有一个同伴。因为我害怕它孤单。

钱不够,只好买了一只鱼缸来装它们。附赠一颗水草,开着假的花。

我和家人,捡了许多黑黑白白的石头。

我用这些石头来装饰它的住所。没在水底,或者露出水面。


一只很重,总是沉在水底,瞪着眼睛;

一只很轻,扑扑腾腾,最后趴在石头上,闭着眼睛。

吐泡泡、吐泡泡,不友好的同居者。


有人来了,“咚咚”的脚步声震到了鱼缸。

就一齐朝着一个方向的玻璃拼命划去,挣扎着撞击。

眼前什么也没有,也来不及去纳闷,也看不见旁边一同挣扎着的家伙。


两根手指拈起其中一只,“太小了吧。”手指奚落着它。

细得可怜的小手小脚全力蹬着,山岳一般岿然不动,这太可怕了!对它来说。


“为什么活着?”手指疑惑,又若有所思。翻腾了一会儿,又把它扔回水里。

它沉回水底的瞪着眼睛的同伴,泡泡被吓得爆破开了一个。

它也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又开始撞击看不见的玻璃。


等手指再回来的时候,

一个在水底,瞪着眼睛,吐泡泡;

一个在石头上,闭着眼睛,晒太阳。


我哂笑于自己的多虑。


与雪的拥抱

下雪了。下得好大

  出来得太着急忘了戴帽子,算啦,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目测不会有人来。
  努力抑制住逐渐加速的心脏,有点小时候偷吃糖果的感觉?
  尽可能轻地把自己铺在厚厚的雪层上,张开双臂。
  果然好软啊!比想象中的还要软!

  路灯远远地照过来,不算亮,但足够看清楚眼前这块天空――黑黑的幕布下充盈着大片大片的雪花,此时此刻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微弱又清晰无比的沙沙声显得寂静又孤独,但也无意是对主权最好的宣示;虽然是飘落的姿态,速度却一点也不慢,一眨眼,就错过千千万。每一片雪花都是踩着自己的鼓点飞舞旋转,以清越的轨迹滑落于地。这看似单调的黑白世界原来也蕴含着无可比拟的繁盛啊。如果有星星呢,如果有月亮呢?不、不,还是不要出来的好,这里的黑暗,也是他们的明媚。

  真美

  镜片上有雪花,有水滴,也有半化未化的。越积越多,把镜片外的世界弯曲成一个奇异的角度,也更加的混沌模糊。还有几片小调皮,居然越过镜片黏在了睫毛上,眨眨眼,就扑闪扑闪。凉凉的。一会儿就消失了,不知道是化成水流进了眼睛里,还是散在了空气中。

  安逸,也很宁静。上一次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时侯呢?……不太记得了呢。

  想睡觉…但是好像不能在这里睡啊……嗯…就闭一会儿眼睛…应该没问题吧……嗯……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好……

  ……  ……  ……

  “踏、踏、踏、”有人来了,迷迷糊糊地想着。
  有人来了?!猛地坐起,一层雪掉在周围。也只来得及做这一个动作,还有就是对来人不好意思地笑笑。他顿了一下,原本就快的步子变得更快,茫茫大雪下还可以隐约看到一个黑影迅速拐过了街角。
  嗯……好吧,正常人应该都是这样――大雪纷飞空无一人的半夜,突然从路旁的雪堆里弹出一个人……看来这位的心理素质的确很好啊。
  站起来拍拍雪,衣服有点湿了。雪的温度附在上面,冷冰冰地缠在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果然还是快回家吧,壁炉啊壁炉~
  刚走两步,又折了回去。果然没错,一个人形的印子整整齐齐地铺在平整的雪地里。一瞬间就不仅不觉得冷了,还感觉变成了上一刻还万分想念的小壁炉……用小皮靴笨拙地涂出一大片突兀的黑,嗯,虽然看起来很丑,但我可不想再吓到无辜的路人了……而且这么大的雪,很快就会填补上吧。

  看着镜子里鼻头红红的姑娘,我庆幸艾米丽今天反常地早睡了。不然她一定会在这儿肆无忌惮地嘲笑她的姐姐、还有那些将长发凝固在一起的小冰块。

  唯一的希望就是明天不要感冒
  夜安,雪花。

天使的翅膀

怎样才能把天使永远地留在身旁?

尽毕生心血凝结出一双羽翼,

又或者,拔下他的翅膀。

如果我无法与你一起飞向天堂,

那么我宁愿,宁愿。
自己孤独地留在大地上。

笑着,笑着。
看你远去。

碧海蓝天。
万里无云。

我会笑着,因为,
你可以飞翔。

DIDIDA,DIDIDA.

  今天,我们依旧隔了这么远。
  遥远的时间之外,今天的你,怎么样?
  我想你啊。
  我们不曾相见,未曾熟悉。
  即使你今天与我擦肩而过,我们也不会认出彼此的日思夜想。

  今天下雨了,今天天凉了。
  对哦,你那里不一样的。

  今天还好么。

  十字架我有好好戴着,你的银杏叶也是一样吧。
   匆匆人流中,匆匆。
   今天地铁不算挤,一个一个小水洼。

   DIDADIDA
   DIDADIDA

   在街角抱着一杯暖暖的奶茶。
   小提琴在想念钢琴。
   慢慢回家。
   忙忙碌碌又一天。
   我们的时间越拉越大。
   我在等你,教我游泳。
   还有,不要再因为自行车弄一身伤了。
   你念着“Guten Tage”,我伴着五彩斑斓的试剂。
   在某一个路口,我们一定会相见。
   说好的,烟雨朦胧的江南小镇,晴朗天空下的热气球,还有雪枫冰花的暖暖甜甜圈。
   在此之前,保护好自己。

   你说的,让我可以看到你。
   在我的眼睛,还可以映出你的影子,
   让我见到你。

今天天气很好

除了雾,还是雾。
脚下的路,你看得清吗?
孤独吗?寂寞吗?
不是一直就是这样嘛~
开心吗?快乐吗?
是的啊!在这里,一片白茫茫的这里,深不见底,危机四伏。
为什么这么开心?不知道欸……
形形色色,匆匆忙忙。每个人。或清楚明白,或迷茫无措,但都是这样,在迷雾中前行,或大步流星,或小心翼翼。
难说啊,谁是清醒的?谁又是迷糊的?
嘻,这个问题,可是很没营养的哦~
每个人,都守着自己的光,过着不容别人染指的、属于自己的、自己决定的生活。
我呢?迷茫着,摸索着,在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寻找着,寻找着……我在找什么?你能告诉我嘛?
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愉悦。开心嘛?开心啊。那就好。我也这么想。
不过,我在找什么呢?在这一片霏霏尘埃中。
笑着。找着。